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

首页 >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 > 浙大西迁 > 内容

标营(浙大校本部)

【字体: 打印
日期:2018-11-11 21:14:27 来源: 作者:区高校办 编辑:白 璐
      标,是清代绿营军队编制的名称,建制规模相当于后来的团。宜山县城东门外,清代曾驻扎一个标的军队,标营遂成此处地名,几经演迁,1936年建有一座四合院式的营房。1938年9月,浙江大学西迁宜山(今宜州)时,标营驻扎桂系188师某团,广西省政府命令该团迅速搬出,把营区所有房屋让给浙江大学作校舍。加上周边建些临时教学、住宿草棚,以作学校总部,宜州百姓和师生仍称浙大临时办学总部为标营。
      标营大门

    浙大校本部标营远景

  浙大校本部标营操场
 
      除营房用作教学、办公等之外,标营北临龙江,南有50余亩大的操场,西与梨子园实验农场相邻,东接临时搭建草棚,和操场西边草棚一起,用作二三四年级的教室、宿舍和礼堂(餐厅),这些草棚,排列整齐,立竹为架,葺草为顶,四周围以粗篾席,门窗也以竹制,除大礼堂外,每屋三间。浙大实验农场养有家蚕,曾给民众作缫丝表演。实验农场纵横四五百米,南北东三面均围有2米左右厚的石墙,嵌有暗堡,北墙外是龙江,其他三面有小溪环绕。标营礼堂常有纪念周集会或文艺演出。教室里,挂有一块不大的黑板,地上打三根木桩,上钉一块小木板为老师讲台,竹或木制的凳十分简陋,有的无凳子就站着听课,没有桌子,用一根鸡肠带穿于两边木板搁于腰里当桌,有的干脆以膝代桌,十分艰苦。
标营旧址远景(韦炳华 摄)
 
标营与求是桥(韦炳华 摄)

  位于标营内的浙江大学本部旧址碑
      浙大在宜山办学期间(一年四个月),初设工、农、文理三个学院,后增师范学院,并将文理学院分成各自独立的文学院、理学院,学生人数从500余人发展到了1066人,开设课程240门,新增86门,任课教师达140余名。
     浙大毕业生于宜山标营合影(1939.11)
      抗战期间,宜山空袭警报频繁。1939年2月5日,宜山被日机轰炸,城内外落弹达160枚(其中浙江大学校舍及附近落弹达118枚)。宜山民众死二十余人,伤七十余人,浙大师生伤三人,城内民房和浙大校舍均毁损严重,浙江大学师生开展自救的同时,积极协助城区居民清理被炸毁的民房,城区民众也为学生捐助了大量被服和衣物。
  标营落弹示意图(1939.2.5)

丰子恺和《宜山遇炸记》

      丰子恺(1898.11.9—1975.9.15)原名丰润、丰仁。浙江崇德人。1914年入杭州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,从李叔同学习音乐和绘画。1918年秋,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出家,对他的思想影响甚大。1919年师范学校毕业后,与同学数人在上海创办上海专科师范学校,并任图画教师。1921年东渡日本学习绘画、音乐和外语。1922年回国到浙江上虞春辉中学教授图画和音乐,与朱自清、朱光潜等人结为好友。1924年,文艺刊物《我们的七月》4月号首次发表了他的画作《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》。其后,他的画在《文学周报》上陆续发表,并冠以“漫画”的题头。自此中国才开始有“漫画”这一名称。1924年在上海创办立达中学。1925年成立立达学会,参加者有茅盾、陈望道、叶圣陶、郑振铎、胡愈之等人。1929年被开明书店聘为编辑。1931年,他的第一本散文集《缘缘堂随笔》由开明书店出版。七七事变后,率全家逃难。解放后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、上海中国画院院长、上海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等职。
      1939年4月8日,傍晚,夕阳染红了西边的山头,像血一样眩人眼目。一辆车子缓缓地从柳州方向驶近宜山县城。突然,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凄厉地在宜山县城的上空响起,天边同时响起沉闷却震耳欲聋的噪音。城里,防空警报声,哨子声,惊恐万状的哭喊声,奔跑声……我们后来常在电影里看到的敌机轰炸平民百姓的场景都一一地在1939年这个初夏的宜山县城出现。
      这辆准备进入宜山县城的车子逼不得已停在了公路边。这时,从车上下来了一位四十来岁文质彬彬的男子,面对低空掠过的日本“零式”轰炸机,这位男子镇定自若,但见他抬起头,看了几眼几乎在头皮上飞过的敌机,眼里满是蔑视神色。几个小时之后,这位男子和宜山的居民一起躲在防空洞里,人们才知道,这位男子就是中外名闻遐迩的散文家、漫画家和艺术教育家,浙江大学教授丰子恺,浙江省崇德县(今桐乡县)人。
      这一年,丰子恺41岁。
      他是受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之邀到宜山来的。
     1939年4月5日,丰子恺当时流亡到广西桂林两江(李宗仁的家乡),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闻讯后,立即派专车前去接他,丰子恺全家11口,立即搭乘浙江大学派去的专车,经阳朔、荔浦、柳州于4月8日到达宜山,可是当天傍晚,车子尚未进入宜山县城,宜山县城就遭到日本飞机的轰炸。
      紧急警报尚未解除,丰子恺的车子在轰炸声中沿来路返回又开到离县城4公里的峡口悬岩下停下。这里是县城南郊,算是一个安全地带,一家人就在这里暂时躲避。这时丰子恺遥望宜山县城,在暮色深沉中,宜山县城给他深刻的印象,正如他日后所著《教师日记》所记:“宜城虽小,而屋宇稠密正卧于山脚之下,静待敌机之来袭,仿佛赤子仰卧地上,静待虎狼之来食也,人间何世,有此景象?念之怒发冲冠……”
      警报解除后,车子进入宜山县城内,直驶西门。当时,有名的出版社———“开明书店”宜山分店就在西门,丰子恺早就是“开明书店”的特邀编辑。丰子恺当时考虑浙大刚搬到宜山,作为一所外省搬来的学校,住房肯定很紧张,为了减轻学校的负担,丰子恺从两江出发之前,就和开明书店宜山分店负责人约好,租书店楼上的两间房居住。
      车子刚在辅着石板的狭窄的街上困难地行驶,刚到十字街(即现今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和平路与城中中路交叉处、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委门前),警报又一次响起,惊恐未定的人们,又纷纷涌上大街向县郊逃命。蜂拥的人群堵住了车子前行的道路,车子没法行驶了,丰子恺一家人只好下车,跟着宜山县城逃警报的人群一起,逃出北门门洞,走下龙江河码头,渡过龙江上的浮桥,躲进对岸的一个岩洞里。挤满这个小小山洞的老百姓,看见这口音不同,服饰各异的一家子,热情相问,才知道是浙江大学初来乍到的老师,就纷纷同他握手致谢慰问,同他寒暄,丰子恺也趁此机会,也向宜山人民宣传抗日必胜,投降即亡国的道理,就是这样,他与宜山人民种下深厚的情谊。
      到了傍晚6点钟,警报解除了,丰子恺才赶到西门。竺可桢已经派人在那里等候,并把丰子恺的老母亲、妻子、年幼的孩子接到龙岗园(现今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内燃机厂院内)暂住。这“龙岗园”是借宜山当地士绅的房屋的。这里风景优美,环境雅静,比较适合丰子恺的趣味。宜山老人们对丰子恺居所情景至今记忆犹新,仍充满向往羡慕之情。丰子恺居所十分素雅洁净,全是用竹制的家具,没有一点多余的用具,并辅以灰白的土布。这样的家居布置与龙岗园奇石繁树的景趣相映成辉,再加上丰子恺淡雅素静的个性,成为当年宜山的一种文化趣味的象征。
      丰子恺一生好静,但时逢战乱,颠簸流离是常有的事。宜山虽算偏僻,更难远离战乱。但怎么说总算能在这地方安定下来教书、写作,更为重要的是一家人都能够在一起生活,这对于丰子恺来说,是一种难得的境遇,他感到十分满足。丰子恺当时担任两门功课,一门是教育系“艺术教育”,另一门功课是中文系“艺术欣赏”,这两门课的讲义,后来作为单篇论文,收在1992年出版的《丰子恺文集·艺术卷四》里面,这也能见到宜山人民对他讲学的支持,可见他这段生活的一斑。
      除了讲课之外,他在宜山潜心著作,写了半部《教师日记》;另有根据在宜山生活的感受,写了《宜山遇炸记》、《防空洞所闻》等散文10多篇详细描述宜山的民风民情。其中,《宜山遇炸记》记述1939年夏天,宜山县城被日本鬼子的飞机轰炸的惨状,首先写了突然遭遇日本鬼子飞机的狂轰乱炸,让人心惊肉跳。倍感委屈之余,作者想出一种巧妙躲避空袭的方法:“次日,我有办法了。吃过早饭,约了家里几个同志,携带着书物及点心,自动入山,走到四里外的九龙岩,坐在那大岩洞口读书。 逍遥一天,傍晚回家。我根本不知道有无警报了……”由此可见丰子恺乐观的入世态度。这一点在他的后人丰宁欣的嘴里可以得到认证,丰宁欣说过:“浙大迁到宜山后,我父亲也在宜山任教。那时候,几乎天天有空袭警报,课也很难上。”丰宁欣说,有一次大家躲在野一个V型的岩石中,不想敌机故意将炸弹投在郊外,V型岩石刚好成为敌人目标。但数枚炸弹都未命中,以至于丰子恺认为这V字就是1945年最后胜利的象征。丰子恺还专门写了一篇《日本空军近视眼》,来嘲笑日军并鼓励抗战的国人。
      丰子恺的乐观来源于对中华民族的力量的深刻理解。他深信中华民族的优越是不可能被战争所淹灭的。1939年,丰子恺在宜山浙大讲演《中国文化之优越》,首先就强调中国文化的优越性,希以此来激励青年的爱国热情和抗战的决心。在演讲的最后,丰子恺又对青年大学生们提出了自己的希望:“诸君是中国最高学府之学生,不久的将来的中国的向导者。发扬文化之责,端在诸君肩上。务请努力保住中国灵魂,以提倡物质文明及发扬固有之精神文明为己任。这才不愧为一个堂堂的中国大学生。”演讲完毕,丰子恺向学生们深深鞠了一躬。此时的丰子恺或许从这些大学生身上看到了中国的未来,希望在他们的身上保留住“中国的灵魂”,只要这个灵魂不灭,中国就永远有希望,文化薪火相传,这或许就是丰子恺于抗战时期的信念。


宜山遇炸记
安马老街(教学器材暂存地):上一篇
下一篇:求是桥